<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論蘇軾的“貶逐”文學以高中語文課文中蘇軾作品為例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1-10-25
              簡要:摘 要:蘇軾的一生在宦海中浮沉,長期的貶謫經歷,他幾經風雨幾經磨礪,面對挫折人生,其復雜的心態逐漸轉變為一種生命的張力。蘇軾在逆境中所創作的詩篇自然含有痛苦、憤懣、

                摘 要:蘇軾的一生在宦海中浮沉,長期的貶謫經歷,他幾經風雨幾經磨礪,面對挫折人生,其復雜的心態逐漸轉變為一種生命的張力。蘇軾在逆境中所創作的詩篇自然含有痛苦、憤懣、消沉的一面,但更多地表現出一種對苦難的傲視以及對痛苦的超越。如果蘇軾沒有經歷這樣波折的貶謫經歷,也許就不會在文壇千古流芳,從某種意義上說,貶謫經歷成就了蘇軾,宦海浮沉使得蘇軾的文學生命經歷了一次次革新和洗禮。蘇軾在自己對貶逐生活的獨特體驗的基礎上,形成的一套較為完整的“貶逐——反省——超越”的思想體系,而這種思想在高中各冊教材中均有體現。

              論蘇軾的“貶逐”文學以高中語文課文中蘇軾作品為例

                張建新, 名作欣賞 發表時間:2021-10-22

                關鍵詞:蘇軾 貶逐文學 高中語文

                貶謫在古代是十分常見的一種處罰制度,指的是官吏或者士人被降職或者是被發配到偏遠的地區,對于大多數為官的文人來說,這是一種極為普遍的人生經歷。人們在仕途中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遭到貶謫或者遷黜,不論是對其正常的生活還是人格心理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對于大多數的文人來說,被貶謫可以說是一個重大的人生悲劇,他們被發配至偏遠之地,身心遭受巨大的摧殘。文人被貶謫在中國的文學史上從不曾間斷過,上起屈原、賈誼、司馬遷,再到李白、杜甫、白居易,下至蘇軾、陸游、辛棄疾,一部中國文學史,飽含著多少文人官員的詠嘆。

                中國文人天生具有一種“達則兼濟天下”的救世情懷,然而封建官宦制度的冷酷與世俗,使得他們時常面臨著為民請命、忠君愛國和混跡官場、茍且為官的兩難選擇,他們中的一些人同情百姓疾苦、為民請命;有人則剛直不阿、反對宦官亂政,有人追求政治改革因而觸怒舊派權貴,更有人因個性耿介而不肯茍媚求寵。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遭到貶謫,這樣的政治悲劇對他們所造成的影響是極其巨大的。然而文人的通達智慧和卓越的才華又使他們在面對人生的逆境時選擇自我解脫。他們在貶謫之地游山玩水,通過手中之筆來記錄所經歷之地的自然景觀、民俗風情,或者在為官之地視察民情,體察民生疾苦,以自身之力踐行著自己的政治理想。所遭遇的政治悲劇一方面激發了他們對現實的清醒認知,一方面又讓他們正視功名利祿,選擇超然于塵世,淡然處之。他們的文字一方面潛藏著自己的郁結之情,一方面又是在自我寬慰,給自己找尋希望。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寫道:“中國文化中極其奪目的一個部分可稱之為‘貶官文化’。隨之而來,許多文化遺跡也就是貶官的行跡。貶官失了寵,摔了跤,孤零零的,悲劇意識也就爬上了心頭,貶到外頭,這里走走,那里看看,只好與山水親熱。這樣一來,文章有了,詩詞也有了,而且往往寫得不壞。過了一個時候,或過了一個朝代,時過境遷,連朝廷也覺得此人不錯,恢復了名譽。于是,人品和文品雙全,傳之史冊,誦之后人。他們親熱過的山水亭閣,也便成了遺跡。”

                在被貶的文人當中,蘇軾是繞不開的一個。他的一生,有人戲稱為“不是被貶謫,就是在被貶謫的路上”。在不斷遭遇的被貶逐的人生逆境中,蘇軾吸取了孔子、莊子等傳統生命哲學的思想,結合自己的生命體驗,形成一套完整的“貶逐、反省、超越”的思想體系。蘇軾的一生主要經歷了三次貶謫,第一次是因“烏臺詩案”而遭貶黃州,第二次是被貶廣東惠州,第三次是被貶海南儋州。蘇軾雖然被貶謫流放,但他并未消極沉淪,而是用書寫的方式尋求著自我精神救贖,這樣的文學作品在高中各冊教材中均有體現。

                一、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人生如夢式的感受

                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蘇軾因為作詩揭露變法的弊端,因此被冠以“謗訕朝廷”的罪名而投入監獄,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烏臺詩案”。在四個多月之后,蘇軾被貶至黃州。蘇軾于元豐三年(1080)二月一日到達貶所之地黃州,在那里待了將近四年的時間。被貶黃州這可以說是蘇軾人生當中的第一次大轉折,帶給他以沉重的打擊。蘇軾曾宣言:“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海上,扶病入西州。”這次貶謫經歷把他的夢想擊得粉碎。初到黃州的蘇軾水土不服再加上心情抑郁,而“詬辱通宵”的獄中生活更使他驚魂未定,因而“疾病連年,人皆相傳以為死”。在黃州的第一年(元豐三年)可以說是蘇軾思想極端苦悶的一年。蘇軾曾作詩《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世人不知貴也》,表達他的懷才不遇,以及孤獨苦悶之情。 此時的蘇軾,內心深處裝滿了落寞沉痛,表現在他的作品中則是帶“夢”字的詩作逐漸增多:“萬事回頭都是夢”(《南鄉子》)、“夢中了了醉中醒”(《江城子》)、“世事一場大夢”(《西江月》)、“一年如一夢”(《歧亭》之二)、“笑勞生一夢”(《醉蓬萊》),等等。此時的蘇軾瞬間感到理想破滅,人生如夢,倍感人生之多艱,覺得人生多舛、難測,虛幻不定,如大夢一場。

                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蘇軾被貶至黃州已經兩年有余,他的心中有無盡的憂愁卻無從述說,于是四處游山玩水以寄托情緒。這一年,蘇軾來到黃州城外的赤壁,這里壯麗的風景使他感觸良多,尤其是他在追憶當年三國時期周瑜無限風光的同時,有感于自己政治上的不得志,更加感嘆時光之易逝,因而寫下《念奴嬌·赤壁懷古》這篇千古名文: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這首詞描繪了月夜江上的壯美景色,通過對古代戰場的懷古和對歷史上風流人物的追念,曲折地表達了他懷才不遇、壯志未酬、老大未成的憂憤之情。這是對蘇軾這首詞作的教科書般的解讀。心理學認為,情緒和情感都是人們對客觀事物所持有的一種態度體驗,只是情緒更加傾向于個體基本需求欲望的態度體驗,而情感則更加傾向于社會需求欲望的態度體驗。蘇軾面對江山豪杰得出結論:既然歷史上的千古風流人物尚且如此,那么渺小如自己般的榮辱窮達復又何足悲嘆呢!蘇軾重點要寫的是“三國周郎”,周瑜破曹之時年僅三十四歲,而蘇軾時年已四十多歲。蘇軾從周瑜的年輕有為,進而聯想到自己的坎坷遭遇,故而產生“多情應笑我”之感,語言看似輕描淡寫,實則感情沉郁。然而當他又把周瑜和自己都放在整個時空之中進行觀照,當年那個瀟灑從容、聲名蓋世的周瑜現如今不也是大浪淘沙般消失了嗎?蘇軾于天地之中頓生達悟,既然人生如夢,何不開懷一笑,馳騁于山林、江河、清風、明月之中,舉酒賞月,好不快哉!“一尊還酹江月”,詩人的襟懷超曠、識度明達、善于自慰,全部包蘊在此。而人生如夢,活在當下的略有消極的情感體驗構成了這一時期蘇軾詩文創作的情感基調。

                二、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縹緲孤鴻影般的孤獨

                蘇軾在貶謫時期所作的詩文,“幽”“孤”等字眼頻繁地出現其中,他常常自稱為“幽人”,如“幽人無事不出門”“幽人掩關臥”“幽人方獨夜”“孤山之好在,孤客自悲涼”“江水似知孤客恨,南風為解佳人慍”“別來三度,孤光又滿,冷落共誰同醉”,等等。“幽”“孤” 二字最能反映蘇軾這一時期幽獨孤高的心境。

                定慧院位于今天的湖北黃岡縣,又叫作定惠院,蘇軾被貶黃州時曾在此居住,著有《游定惠院記》一文。蘇軾在寓居定慧院時所作的《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可以說寫盡了他身處逆境中的孤獨與凄涼: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一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缺 月 疏 桐、幽 人 獨 往、縹 緲 孤 鴻,種 種 意 象構成一個凄清而又幽冷的畫面,蘇軾運用了許多冷 色 調 的 詞 語 來 襯 托 自 己 凄 清 哀 婉 的 心 境,如 “缺”“疏”“斷”“靜”“幽”等字。此處的“幽人” 既是幽獨之人,更是指被幽囚之人,實際上寫的就是蘇軾自己。“幽人獨往來”更是活畫出詩人的孤獨無依之狀。“幽人”在獨自往來時恍惚之中瞥見了孤鴻的影子,孤鴻卻“驚起回頭”,驚恐不安,似乎滿懷幽恨。此處孤鴻之驚恐,難道不是詩人之驚恐嗎?蘇軾時時處于被監管之中,何嘗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呢?孤鴻之恨,難道不是詞人之恨嗎?蘇軾一心為國卻反遭陷害,怎能不憤憤于心?“揀盡寒枝不肯棲”,孤鴻徘徊不止無所棲息。難道是真的“不肯棲”嗎?詩人此處是在寫自己雖然身處逆境卻也不愿與世俗同流合污,不愿隨波逐流了此一生,而寧愿像孤鴻一樣 “寂寞沙洲冷”。整首詩詞中蘇軾將抒情的主體和意象完美地融為一體,以孤鴻比喻自身處境之凄苦悲涼,一語雙關。黃庭堅評曰:“語意高妙,似非吃煙火食人語,非胸中有萬卷書,筆下無一點塵俗氣,孰能至此。

                蘇軾在黃州時期頻繁地與友人書信往來,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漁樵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罵,輒自喜漸不為人識。”這一時期的蘇軾,驚魂未定,為求自安,當他接到宋神宗的詔令離開黃州之時,說出了 “只影自憐,命寄江湖之上;驚魂未定,夢游縲紲之中”的話語,可見,在其闊達胸襟的表象之下,縹緲孤鴻影般的孤獨時時困擾著這一時期的蘇軾。

                三、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不如歸去的超越

                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春,這是蘇軾因“烏臺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的第三個春天。一日蘇軾與朋友一起出游,風雨忽至,眾人深感狼狽,詞人卻毫不在乎,泰然處之,并且緩步前行,吟詠自若,之后有《定風波》一詞為記: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厥紫騺硎捝?,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首詞記錄了一件小事——野外途中偶遇風雨,不同于其他人面對風雨的正常之舉“皆狼狽”,蘇軾選擇了“吟嘯且徐行”。這樣的舉動,充分地表現了蘇軾雖然身處逆境,屢遭挫折卻依然不畏懼、不頹喪的性格和胸懷。“莫聽穿林打葉聲”,一方面寫雨急風狂,而蘇軾選擇了“莫聽”,“何妨吟嘯且徐行”是第一句的延伸。蘇軾在風雨中舒徐行步,與詩文小序中 “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遙相呼應。“何妨”二字十分俏皮,頗有挑戰色彩。“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蘇軾“竹杖芒鞋”,在風雨中從容前行,懷著“輕勝馬” 的良好感受,體現出一種輕松和喜悅的心情。“一蓑煙雨任平生”則更進一步,由眼前的風雨聯想至整個人生,表現出作者面對人生的波折時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懷。雨過天晴之后,詩人“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這一句可以說是整首詩詞的點睛之筆。“風雨”二字,可以說是一語雙關,既指旅途中所遇之風雨,又暗指幾乎致蘇軾于死地的政治“風雨”和人生險途。風雨結束之后,蘇軾感嘆哪里有什么雨,哪里有什么晴,所謂晴雨,不過是人心中的幻境而已。詞人把這件事情上升到哲學層面——自然界的陰晴變幻實屬尋常,人生中的沖波逆折、榮辱得失又何必掛在心上呢?不如淡然視之、泰然處之。“也無風雨也無晴”,表達的是一種寵辱不驚、勝敗兩忘、曠達瀟灑的人生大境界,如莊子所說“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是蘇軾在遭遇人生的挫折之后選擇回歸自然、寧靜超然的大徹大悟。

                晚年時期的蘇軾再次流放到海南島,另作《獨覺》一詩,詩中曰:“瀟然獨覺午窗明,欲覺猶聞醉鼾聲?;厥紫騺硎捝?,也無風雨也無晴。”“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再次出現,可見,蘇軾是以此來砥礪自己,塑造自己的人格境界。

                面對人間的狂風暴雨,蘇軾只顧“吟嘯徐行”,相信不久自會雨過天晴,更何況風雨有風雨的可以欣賞之處,又何必著急忙慌而逃避不迭呢?正因為蘇軾豁達豪放的性格,他才能夠因任自然,不以眼前的成敗為喜憂,超然于世俗之外,雖屢遭貶謫,卻能將困難人生轉化為詩意人生。真可謂是一種生存的大智慧。

                結語

                蘇軾萬里投荒,九死一生,歸至金山而作《自題金山畫像》,云:“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蘇東坡將自己一生不斷遭遇貶謫的人生經歷視為“功業”,雖然其中含有濃濃的自嘲意味,卻道出了他真實的人生經歷。從另一層面來看,蘇軾因漂泊萬里而開闊了眼界,因歷盡憂患而升華了人生境界,對塵世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和獨到的感悟。黃州、惠州、儋州為蘇東坡政治生涯之低谷,卻成為其思想性格的高境、文學成就的巔峰。

                蘇軾的一生在宦海中浮沉,長期的貶謫經歷,他幾風雨幾經磨礪,面對挫折人生,其復雜的心態逐漸轉變為一種生命的張力。他善于總結人生經驗,從客觀事物中找出規律,這樣深刻的人生思考使得他面對人生逆境寵辱不驚,始終持有冷靜、闊達的態度。蘇軾在逆境中所創作的詩篇自然含有痛苦、憤懣、消沉的一面,但更多地表現出一種對苦難的傲視以及對痛苦的超越??梢哉f,如果蘇軾沒有經歷這樣波折的貶謫經歷,也許就不會在文壇千古流芳。從某種意義上說,貶謫經歷成就了蘇軾,宦海浮沉使得蘇軾的文學生命經歷了一次次革新和洗禮。

              国内午夜熟妇又乱又伦
              <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