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播期對紅壤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2-05-28
              簡要:摘要 從高產角度出發,探討25月不同播期處理對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結果表明,2、3月播期處理的新植蔗出苗慢、苗數多;2月播期處理的新植蔗株高、莖高顯著高于其他處理;新植蔗單莖重、

                摘要 從高產角度出發,探討2—5月不同播期處理對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結果表明,2、3月播期處理的新植蔗出苗慢、苗數多;2月播期處理的新植蔗株高、莖高顯著高于其他處理;新植蔗單莖重、蔗莖產量、蔗糖含量及蔗糖產量隨播期推遲而下降;3月播期處理的宿根蔗莖高、單莖重、蔗莖產量及蔗糖產量高于其他處理;兩季總蔗莖產量、總蔗糖產量分別為159.15~217.07、20.91~30.81 t/hm2,均以3月播期處理最高,其次是2月播期處理,而5月播期處理最低??梢?,3月播種的總甘蔗產量、產糖量較高。

                關鍵詞 甘蔗;播種期;出苗;生長;產量

                廣西甘蔗年種植面積約占全國的60%,但近年種植面積大幅減少,嚴重制約了我國甘蔗糖業的健康穩定發展[1]。因此,探索廣西甘蔗高產高效栽培技術對我國甘蔗糖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廣西甘蔗約80%種植在紅壤旱地,其中新植占30%~40%,但由于間歇式降雨、農事重疊及宿根出苗不佳等影響,每年2—5月播種。播期是影響作物生長與產量的重要因素[2-5]。有關播期對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已有報道,但相關研究限于廣西南寧、廣東湛江及云南瑞麗等,且氣候條件、甘蔗品種及播期不同,結果差異較大[4-9]。廣西甘蔗分布在北海、欽州、崇左、南寧、貴港、百色、來賓、柳州及河池,但不同蔗區的氣溫及降雨條件差異較大,而甘蔗播期效應研究報道甚少[7,10]。鑒于此,筆者于2—5月在柳州蔗區進行播種,分析不同播期處理對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為甘蔗高產高效栽培提供參考。

                1 材料與方法

                1.1 試驗地概況

                試驗于2019年2月—2020年12月在柳州市雒容農場“雙高”糖料蔗基地進行,試驗地為紅壤,0~20 cm土層堿解氮、速效磷、速效鉀分別為86.06、89.26、204.50 mg/kg。

                1.2 試驗材料 供試甘蔗為廣西主栽品種桂糖42號。

                1.3 試驗設計 試驗設2、3、4和5月共4個播期處理,具體為2019年2月15日、3月15日、4月15日和5月15日,每期播種面積540 m2,重復3次。播種前用四鏵犁翻土深35 cm,用旋耕機旋耕碎土深25 cm;播種時按寬窄行(寬行1.2 m、窄行0.6 m)開行及施基肥2 625 kg/hm2(“施沃”牌有機無機肥,含N+P2O5+K2O≥30%,有機質≥10%),人工擺種,下種量15 t/hm2,擺種后用小鋤在行溝內砍種3~5芽/段,用圓盤耙覆土蓋種,覆土厚度約18 cm。各播期的宿根蔗于2020年4月28日破壟、施肥(“施沃”牌有機無機肥2 625 kg/hm2)及培土。蔗地雜草和病蟲采用機械噴灑藥劑防治。

                1.4 測定項目與方法 2019年甘蔗播種后,每20 d調查1次新植蔗苗數,連續調查6次;2019年8月15日開始,每月調查1次新植蔗株高;2020年2月10日和12月25日分別調查新植蔗、宿根蔗莖徑、莖高、單莖重、有效莖數及蔗莖產量,測定蔗莖蔗糖含量,計算蔗糖產量。蔗糖產量(t/hm2)=蔗莖產量×蔗糖含量/100。

                1.5 數據處理與分析 采用Excel 2007及SPSS 19.0軟件進行數據處理與統計。

                2 結果與分析

                2.1 不同播期處理對新植蔗苗數的影響 從表1可以看出,隨著播期的推移,甘蔗出苗進程加快,出苗歷時縮短,其中2、3月播期處理在播后40 d陸續出苗,隨后苗數快速增加,播后80 d苗數增加放緩,播后120 d苗數達到最高值;4月播期處理在播后20 d陸續出苗,隨后苗數急劇增加,播后60 d苗數增加放緩,播后100 d苗數達到最高值,隨后苗數減少;5月播期處理在播后20 d快速出苗,隨后苗數急劇增加,播后40 d苗數增加放緩,播后60 d苗數達到最高值,隨后苗數持續減少。不同播期處理間甘蔗出苗數存在差異,其中播后40~60 d,以5月播期處理的苗數最多,比其他月份播期處理增加0.70%~290.59%,其次是4月播期處理,而2月播期處理的苗數最少;播后80~120 d,以3月播期處理最多,比其他月份播期處理增加1.48%~29.64%,其次是2月播期處理,而5月播期處理的苗數最少。苗數最高值出現在3月播期處理,比其他月份播期處理增加1.48%~11.69%,其次是2月播期處理,而5月播期處理的苗數最高值最少??梢?,甘蔗早播種的出苗慢、苗數多,而晚播種的出苗快、苗數少。

                2.2 不同播期處理對新植蔗株高的影響

                從表2可以看出,隨著時間的推移,甘蔗株高增長量逐漸遞減,到12月趨于停滯,其中8—9月的增長量為28.64~47.07 cm,以2月播期處理的株高增長量最大,其次是3月播期處理的株高增長量,而5月播期處理的株高增長量最小。9—10月的株高增長量為11.25~15.94 cm,其中5月播期處理的增長量最大,其次是3月播期處理,而2月播期處理的增長量最小;此后月增長量為0.24~5.87 cm,以5月播期處理最大。在各調查期,甘蔗株高有一定差異,2月播期處理的株高均最高,比其他處理高7.86%~127.98%,其次是4月播期處理,而5月播期處理的株高最矮,2月播期處理的株高與其他處理間差異達顯著水平。由此可見,2月播種有利于新植蔗株高生長。

                2.3 不同播期處理對甘蔗產量的影響

               ?、購谋?可以看出,不同播期處理間新植蔗莖徑差異不顯著。2月播期處理新植蔗的莖高、單莖重顯著高于其他處理,分別比其他處理增加11.33%~91.24%、8.33%~97.47%,而5月播期處理最低。有效莖數以3月播期處理的最多,其次為2月播期處理,2個處理的有效莖數均顯著高于4、5月播期處理。2月播期處理的蔗莖產量、蔗糖含量及蔗糖產量最高,分別比其他播期處理增加8.12%~125.91%、0.21%~41.72%、8.39%~220.00%,其次是3月播期處理,而5月播期處理均最低,不同播期處理間蔗莖產量、蔗糖產量的差異均達顯著水平。②宿根蔗不同播期處理間的莖徑、有效莖數和蔗糖含量差異不顯著。3月播期處理的莖高最高,其次是4月播期處理,2個處理的莖高顯著高于2月播期處理。單莖重以3月播期處理最高,其次是5月播期處理,2個處理顯著高于2月播期處理,3月播期處理也顯著高于4月播期處理。3月播期處理的蔗莖產量、蔗糖產量顯著高于其他處理,分別增加8.51%~14.09%、7.66%~13.71%;4月播期處理的蔗莖產量、蔗糖產量次之,而2月播期處理最低。③兩季總蔗莖產量、總蔗糖產量分別為159.15~217.07、20.91~30.81 t/hm2,各處理排序由高到低均為3月播期處理>2月播期處理>4月播期處理>5月播期處理,其中3月播期處理的總蔗莖產量、總蔗糖產量分別比其他處理增加8.80~57.92和1.18~9.90 t/hm2。由此可見,3月播種的總甘蔗產量、產糖量較高。

                3 結論與討論

                田間條件下,氣溫和降雨通過影響土壤溫度和含水量來影響甘蔗出苗和生長[4]。該研究條件下,甘蔗播種早、氣溫低、出苗較慢、出苗歷時長、分蘗多,因而2—3月播種的苗數多;而在4—5月,尤其是5月播期處理的甘蔗出苗較快,出苗歷時短,分蘗少或無分蘗,且較快進入高溫少雨季節,因而苗數少、消亡快;此外,6—9月是高溫多雨季節,是甘蔗莖節伸長的關鍵時期,因而2—4月播種的甘蔗拔節早、拔節期長,株高生長優勢明顯,而5月播種的甘蔗拔節晚、拔節期短、植株矮小。

                前人研究表明,蔗莖產量隨甘蔗有效生長期的延長而增加,但獲得蔗莖最高產量的播期因試驗條件而異[4-9]。例如,在瑞麗、南寧研究發現1月播種的有效莖數最多、產量最高[5-6];在湛江研究發現,8或12月播種的產量最高[7-8]。該研究條件下,2—3月播種的新植蔗有效莖數較多、單莖重和蔗莖產量較高,其中2月播種的蔗莖產量最高,說明在氣象條件確保甘蔗萌芽出苗的前提下,適當早播有利于新植蔗增產。此外,不同播期的宿根蔗莖高、單莖重及蔗莖產量存在顯著差異,其中蔗莖產量以3月播種的最高、2月播種的最低,這可能與不同播期的新植蔗砍收后遺留蔗蔸出苗速度、出苗數量及殘留肥料后效差異有關,但具體機理仍有待進一步研究。另外,兩季總蔗莖產量以3月播種的最高,比其他月份播期處理增加8.80~57.92 t/hm2,說明3月播種的甘蔗綜合產量較高。

                有研究表明,蔗糖含量和產量隨播期的推遲而下降[4,6-9]。該研究顯示,2—4月播種的新植蔗的蔗糖含量顯著高于5月播期處理,且蔗糖產量隨播期的推遲而顯著下降,說明合理早播有利于新植蔗增糖。此外,不同播期顯著影響宿根蔗蔗糖產量,且以3月播期處理的最高。另外,兩季蔗糖產量以3月播期處理最高,比其他月份播期處理增加1.18~9.90 t/hm2??梢?,2—3月播種的新植蔗有效生長期較長,個體生長和群體生長較優,且3月播期處理的蔗莖產量和產糖量較高。

                參考文獻

                [1]

                韋劍鋒,韋冬萍,吳炫柯,等.機械耕作對新植甘蔗生長與產量的影響[J].安徽農業科學,2021,49(3):28-29,33.

                [2] 鐘昌松,張玉,呂巨智,等.不同播期對廣西春玉米生長特性及產量的影響[J].西南農業學報,2016,29(3):511-515.

                [3] 趙軒微,趙雅杰,田振東,等.向日葵干物質轉運及產量對播種期和栽培密度的響應[J].作物雜志,2021(3):185-189.

                [4] 楊光琴,張永港,楊清輝,等.云南德宏蔗區旱地甘蔗適宜植期研究[J].中國糖料,2013(3):30-31,34.

                [5] 俞華先,經艷芬,安汝東,等.播期和種植密度對早熟高糖甘蔗‘云蔗05-51’ 產量及其構成因素的影響[J].中國農學通報,2018,34(29):20-25.

                [6] 徐林,鄧展云,劉曉靜,等.不同種植期對甘蔗生產的影響[J].安徽農業科學,2010,38(35):19973-19974,19999.

                [7] 陳月桂,謝靜,楊俊賢,等.不同植期對粵糖 60 號產量和蔗糖分的影響[J].熱帶作物學報,2015,36(1):47-52.

                [8] 葉沃裕.甘蔗不同植期與產量、蔗糖分關系的研究[J].甘蔗糖業,1988(3):19-23.

                [9] 陳勇生,鄧海華,劉福業,等.粵糖00-236和ROC10適宜植期、下種量與施肥量研究[J].甘蔗糖業,2008(2):1-5,25.

                [10] 何燕,譚宗琨,丁美花,等.制約廣西甘蔗產量及蔗糖分含量的關鍵氣象條件研究[J].安徽農業科學,2008,36(8):3181-3184.

                推薦閱讀:農業機械工程論文研究方向參考

              国内午夜熟妇又乱又伦
              <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