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太湖流域生態修復示范區水動力調控模式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2-06-21
              簡要:摘要 通過建立貢湖灣生態修復區等比例縮放中尺度模型,同時在模型內模擬示范區沉水植物分布,在不同季節從流域親水河調水入實體模型,研究模型對調入水的凈化時間和凈化效率,并總結

                摘要 通過建立貢湖灣生態修復區等比例縮放中尺度模型,同時在模型內模擬示范區沉水植物分布,在不同季節從流域親水河調水入實體模型,研究模型對調入水的凈化時間和凈化效率,并總結生態修復區水動力調控模式。結果表明,水質由Ⅴ類恢復到Ⅱ類春季約需要14 d,夏季約需要17 d,秋季約需要20 d。冬季由于大部分沉水植物無法生長,因此其凈化能力較差,水質檢測20 d數據顯示仍無法恢復到調水前水質。生態修復區水動力調控模式為春低秋常冬高夏循環。

                關鍵詞 模型;水動力調控;水質;沉水植物;生態修復示范區

                20世紀90年代起,貢湖水質由《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 3838—2002)Ⅲ類下降到V類,主要污染指標為TN、TP類物質。湖泊水質改善和綜合治理方式包括控源截污、疏浚底泥、生態修復、引清釋污等。引清釋污作為受污染湖泊修復的一種有效手段,不僅加大了水體交換量、補給了湖泊水量,而且稀釋了污染物濃度,起到改善水質的作用[1-4]。已有研究表明,引清調水能夠對污染水環境起到明顯的改善效果。巢湖生態調水結果顯示,東半湖TN、CODMn、Chl-a濃度均顯著降低[5]。孫娟等[6]通過建立河網水量水質數學模型引清調水改善城市內河水環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02年實施的引江濟太調水工程,在解決防洪除澇的水安全問題的同時,也顯著改善了太湖流域的經濟發展和環境改善[7]。

                關于沉水植物在水質凈化和水生態修復中的作用目前已有很多研究,研究表明,影響湖泊水生植被生長的核心因子包括水位的高低及其變動范圍、水位變動的頻率、變動發生的時間、水位變動持續的時長以及變動的規律等[8-10]。貢湖生態修復區西北部島嶼眾多、水動力條件復雜,水體流動性差,換水周期長,易形成死水區使部分水域水質惡化,不利于沉水植物的生長。因此,該研究通過對貢湖灣生態修復示范區進行1∶50等比例縮放,在示范區建立中尺度模型,開展水動力調控技術研究,從而確定生態修復示范區的最佳水動力調控模式;采用前期試驗所得出的調水方案和植物配置方案[11-12],在中尺度模型內開展不同季節的水動力調控試驗,根據模型內水質隨時間變化情況確定不同季節調水的水質凈化所需要的時間和各水質指標的去除率,從而總結得出適宜生態修復示范區的水動力調控模式,為太湖流域生態修復示范區水質水量調控提供理論依據和參考。

                1 研究區域與研究方法

                1.1 研究區域

                該試驗的研究區域為太湖貢湖生態修復示范區,示范區面積2.32 km2(圖1),開展研究期間調水水源為親水河,親水河位于示范區北部。共設置許仙港和典基港2個調水點,位置如圖1所示。示范區水流方向為自西向東,出口位于示范區東南部,出水入太湖。示范區與太湖聯通處通過閘門調控技術在調控示范區水位的同時向太湖輸送清水。根據示范區的地形地貌,該研究在示范區的東北角位置(圖1)建立了按1∶50比例等比例縮放的中尺度模型,北部2個箭頭分別模擬生態修復區從許仙港和典基港的引水放流,南部出水口。并根據示范區沉水植物種類、分布及覆蓋度調查結果,在中尺度模型內模擬示范區沉水植物分布。

                1.2 研究方法

                在生態修復示范區構建完整的生態系統,通過水動力調控機制,不僅能夠為水生植物生態系統提供良好的生長環境,同時能夠為太湖制造更多的清水(親水河水位高時自流補水進示范區)。該試驗研究不同季節從流域親水河調水入實體中尺度模型,研究模型在春季、夏季、秋季、冬季對調入水的凈化時間和凈化效率,從而為生態修復區水質水量調控模式提供參考依據。

                調水方式:示范區設置調水點2個,模型西部入流口和東部入流口分別模擬許仙港和典基港;2個調水點調水流量均為25 m3/h;2個調水點同時連續調水1 h,1次/d。

                此次試驗分為春季、夏季、秋季、冬季試驗,采用上文提到的調水方式連續調水5 d,正好完成一次換水,然后堵上出水口,靜置。調水期間每天采集水樣檢測水質,共布置7個采樣點位,分別是西部入流口、東南部出流口、模型內5個斷面的5個點位。模型靜置期間,采樣頻次為3 d/次,共布置5個采樣點,分別為模型內5個斷面的5個點位。采集水樣檢測水質指標包括總氮(TN)、總磷(TP)、濁度、葉綠素a(Chl-a)。

                2 結果與分析

                2.1 模型內不同季節水質指標變化

                2.1.1 春季。春季調水前模型內平均水質為Ⅱ類,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028 mg/L、TN 0.600 mg/L、濁度10.520 NTU、Chl-a 3.290 mg/m3。調入水后模型內各水質指標均有所增加,水質從Ⅱ類變為劣Ⅴ類,調水后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250 mg/L、TN 2.340 mg/L、濁度50.420 NTU、Chl-a 32.540 mg/m3。結果表明,TP較調水前增加7.93倍,TN較調水前增加2.90倍,濁度較調水前增加3.79倍,Chl-a較調水前增加8.89倍,水質明顯變差。

                2.1.2 夏季。夏季調水前模型內平均水質為Ⅱ類,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040 mg/L、TN 0.450 mg/L、濁度2.420 NTU、Chl-a 3.450 mg/m3。調入水后模型內各水質指標均有所增加,水質從Ⅱ類變為劣Ⅴ類,調水后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340 mg/L、TN 3.550 mg/L、濁度40.560 NTU、Chl-a 36.580 mg/m3。與調水前水質相比,調水后水質明顯變差。

                2.1.3 秋季。秋季調水前模型內平均水質為Ⅱ類,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020 mg/L、TN 0.290 mg/L、濁度11.540 NTU、Chl-a 0.200 mg/m3。調入水后模型內各水質指標均有所增加,水質從Ⅱ類變為Ⅴ類,調水后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252 mg/L、TN 2.050 mg/L、濁度50.260 NTU、Chl-a 37.200 mg/m3。與調水前水質相比,調水后水質明顯變差。

                2.1.4 冬季。冬季調水前模型內平均水質為Ⅱ類,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034 mg/L、TN 0.560 mg/L、濁度6.500 NTU、Chl-a 2.340 mg/m3。調入水后模型內各水質指標均有所增加,水質從Ⅱ類變為Ⅴ類,調水后各水質指標分別為TP 0.210 mg/L、TN 1.550 mg/L、濁度60.540 NTU、Chl-a 17.780 mg/m3。與調水前水質相比,調水后水質明顯變差。

                2.2 靜置期間模型內水質指標變化

                連續調水5 d后,模型處于靜置狀態。靜置期間,模型內各水質指標在不同季節呈現出不同的變化趨勢(圖2)。試驗第5天,受調入水質影響,各季節TP濃度均達到試驗期間最大值。

                2.2.1 TP。從試驗第8天開始,春季、夏季、秋季TP濃度均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其中夏季下降幅度最大,春季次之,秋季最小。整個模型靜置期間,冬季TP濃度無明顯下降趨勢。試驗第14天,夏季TP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試驗第17天,春季TP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試驗第20天,秋季TP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冬季TP指標在整個模型靜置期間基本無變化(圖2)。

                2.2.2 TN。從試驗第8天開始,春季、夏季、冬季TN濃度均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其中夏季下降幅度最大,春季次之,冬季最小。秋季TN濃度在試驗第11天時呈現小幅上升,之后持續下降。試驗第14天,夏季TN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試驗第17天,春季TN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試驗第20天,秋季TN指標由劣Ⅴ類恢復到Ⅱ類,之后維持在Ⅱ類標準;冬季TN指標在整個模型靜置期間下降趨勢不明顯,到試驗結束時,TN指標仍處于Ⅳ類標準(圖2)。

                2.2.3 濁度。從試驗第8天開始,夏季、秋季、冬季濁度指標均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其中夏季下降幅度最大,冬季次之,秋季最小。春季濁度指標在試驗第8天時呈現小幅上升,之后持續下降。到試驗結束時,4個季節濁度指標均下降到15 NTU以下,下降幅度明顯(圖2)。

                推薦閱讀:生態環境公益訴訟協同治理機制研究

              下一篇:沒有了
              国内午夜熟妇又乱又伦
              <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