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zzrr"><address id="hzzrr"></address></address>

    <form id="hzzrr"></form>

      <address id="hzzrr"></address>
      <noframes id="hzzrr"><address id="hzzrr"><listing id="hzzrr"></listing></address><strike id="hzzrr"><dl id="hzzrr"></dl></strike>
      <noframes id="hzzrr"><address id="hzzrr"></address>

        <form id="hzzrr"></form>
          <address id="hzzrr"></address>
            <dfn id="hzzrr"></dfn>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漢譯組構流暢性優化原則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2-01-20
            摘 要:漢譯組構不暢是讀者能感到的直觀印象,這歸結于外語的影響和語際轉化功夫不夠。漢譯流暢性優化的具體措施是基于原文語義加強漢譯語音方面的錘煉與修改,如突出語意連貫,講究
            職稱論文發表

              摘 要:漢譯組構不暢是讀者能感到的直觀印象,這歸結于外語的影響和語際轉化功夫不夠。漢譯流暢性優化的具體措施是基于原文語義加強漢譯語音方面的錘煉與修改,如突出語意連貫,講究語音和諧,形成語勢,兼顧語篇的銜接,如漢化銜接標記,善用流水句,長短句錯落有致等。通過不斷修改漢譯可增加流暢性。

              關鍵詞:漢譯組構;流暢性;優化

            漢譯組構流暢性優化原則

              黃忠廉 天津外國語大學學報2022-01-20

              一、引言

              語言流暢是個隱喻,意即行文如順暢的流水,毫無阻塞,念起來順口,聽起來悅耳。流暢以通順為基礎,通順和流暢合稱順暢(季澤昆,1984)。漢語表達雖然也有不流暢的現象,與之相比,受外語的影響,譯文的流暢成了一個難題。陳用儀(1986)借用德國語言學家的主述位切分理論分析西漢翻譯,指出印歐語言往往借用動態的敘事句形式來表達靜態的判斷句內容,因此敘述句與判斷句常常界限不清;而主述位和主謂語基本上是重合的,謂語通常必須是新知信息,漢譯時若照西語語序翻譯,則會失去流暢性。李翔玲(1992)指出,漢語主題化現象作為漢語重要的語法特征越來越引起中外學者的關注,但與翻譯的關系尚未引起足夠的重視,其中就涉及翻譯的流暢性。王文強(2015)以典故外譯為例,強調必須要保證譯文語言的流暢性,不可為了傳達典故的意義而犧牲譯文的流暢性。其實外譯漢也是如此。在準確性、鮮明性、生動性之外,漢譯還要專注流暢性,這是翻譯應遵守的最為特殊的一項原則。

              二、漢譯的流暢性

              流暢,即表達流利,語句通暢,指聽、讀起來快而清楚,無滯無阻,具體而言,是要求語言表達語言運用規范、準確、連貫、得體,讀起來文從字順,通暢流利??梢?,流暢是基于通順的更高層次的語言標準。語言不暢和語言不通屬于兩個概念。不流暢未必就不通順,但不通順一定不流暢。流暢自然在原作中可以做到,已屬不易,而譯作比原作追求流暢更難。劉士聰(2004:537)認為,流暢自然的文字要求一不生造詞語,如語從己出,二能運筆自如,若行云流水。因此,漢譯首先求通順,其次求流暢。桐城派把“文氣論”說得很具體,即指語言內在的節奏、語言的流動感。這是一個精微的概念,但不是不可捉摸。積字成句,積句成章,積章成篇。“合而讀之,音節見矣;歌而詠之,神氣出矣。一篇小說,要有一個貫串全篇的節奏,但是首先要寫好每一句話。所謂可讀性,首先要悅耳。”(汪曾祺,1998:13)例如:

              (1)Writers cannot bear the fact that poet John Keats died at 26, and only half playfully judge their own lives as failures when they pass that year. 原譯:作家們無法忍受這一事實:約翰·濟慈二十六歲時就死了,于是就幾乎半開玩笑地評判他們自己的一生是個失敗,這時,他們才剛剛過了這一年。試譯:詩人約翰·濟慈 26 歲早逝,作家們為其惋惜:一過 26,便戲稱一無所成。原文說作家們不能接受事實,實指替濟慈英年早逝而惋惜,“幾乎半開玩笑地評判”實為“戲稱”。凡此種種表明譯者漢語思維不簡練,不善于概念化,即不善于概括。試譯僅為原譯一半字數,可見流暢與簡潔情同姊妹。

              三、漢譯組構流暢性優化

              漢譯組構指漢譯單位由小到大不斷組織構成話語實體的過程及其成品,結果基于又有別于漢語結構。這類組構若是句不通,語不暢,無論觀點如何深刻、新穎,構思如何巧妙、嚴謹,都會妨礙打動讀者。漢譯流暢化就是力避譯文詰屈聱牙,不生搬硬套原文形式因素,使漢譯變得流暢。漢譯組構不斷修改的過程即是流暢性不斷優化的過程。

              1 漢譯講究音美

              好文章語言應該流暢,而非疙里疙瘩,讀起來應該瑯瑯上口,而非佶屈聱牙。這首先自然指向語言的美學因素。漢語的語音修辭手段,如音節、字調平仄、協韻、兒化韻、迭音、擬聲、諧音、雙音節搭配勻稱和諧是漢譯流暢的主要資源。以漢語音節為例,漢字一字一音節,漢語詞既有單音節,也有多音節,現代漢語雙音詞占多數。因此,漢譯要講究單雙音節搭配問題,配得協調就會很自然,瑯瑯上口。漢譯形式膨化有時極不顯眼,譯句看似無問題,但總覺得不妥。究其原因,是過多地保留了原作松散的形式而未予提煉,導致譯語形式繁復而信息含量小,好像得了多語癥,如“的的不休”現象就給人以語音拖沓之感。例如:

              (2)In fact, early biographers didn’t hesitate to make up an admirable story or two about their hero. 原譯:事實上,早期的傳記作家都樂于編一兩個有關他們的英雄的令人欽佩的故事。試譯 1:事實上,早期傳記作家都樂于為傳主編一兩個令人欽佩的故事。試譯 2:事實上,早期傳記作家都樂于編一兩個令人欽佩的故事,渲染傳主。

              原譯除了 hero 的理解有誤外,句子后半部的偏正短語用了三個“的”,有些繞口。試譯將 about their hero 譯作狀語,破開了長定語,譯文簡潔明快。原文 make up 意為編造、虛構等,原譯是能接受的漢譯,但是“編”未能充分揭示 make up 的內涵,那種夸大的意味未得以彰顯,如何叫人欽佩的形象還不豐滿。如果說編造中編義已有,編后所造的“勢”還不夠,不如在先說編故事之后,再將編故事的效果以及與傳主的關系揭示出來,前后連貫,試譯因此而行云流水,或許能略勝原譯。又如:(3)Оскорблять можно честного человека и честную женщину, но сказать вору, что он вор, есть только la constataion d’un fait. 原譯 1:對正直的男子和正直的女人才談得上侮辱,但是對一個賊說他是賊,那就不過是陳述事實罷了。(周揚譯)原譯 2:對正派的男人和正派的女人才說得上侮辱,但對賊說他是個賊,這只是確認事實罷了。(草嬰譯)原譯 3:侮辱只可能是對一個正派的男人和一個正派的女人,對一個賊說他是賊,這只是 la constation d’un fait。(智量譯)試譯:對正派的男人和女人算得上是侮辱,不過,說賊是賊,這只是 la constation d’un fait。注:la constation d’un fait 即“實話實說”。 “一個”多余,在漢語里可省,實為泛指,不必譯出,同時將“的”放在男人和女人之前,可以管住兩個對象。“但對賊說他是個賊”拗口,不具口語特色和簡潔性。盡量用法文會使漢語讀者不流暢,這一陌生化正好反映了原作的內容。再如:(4)But in recent years, Italian Pizza and Kentucky Fried Chicken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the favorite varieties of fast food of the people.

              原譯:但近年來意大利式烤餡餅和肯塔基炸雞也日益成為快餐中人們所喜愛的品種。(聶雅真譯)試譯:但是近年來意大利餡餅和肯塔基炸雞日益成為人們鐘愛的快餐。本例原譯用“意大利式”譯 Italian 沒錯,但與后面的“肯塔基炸雞”未形成對應,前者是國名,后者是州名,似乎不好對應。對于國家、七大洲等大的地理區劃單位,可在名詞之后加上“式”,如“中國式離婚”、“歐式風格”等,而比其次一級的單位則不常用,如“德州扒雞”、“四川麻婆豆腐”等,所以試譯是可行的。它以 “肯塔基炸雞”一統“意大利式烤餡餅”,前后對應,語氣一致,以保行文流暢。

              2 漢譯形成語勢

              語勢“指一個句子在思想感情運動狀態下聲音的態勢,或者說,是有聲語言的發展趨向。這中間包括氣息、聲音、口腔狀態三大部分。”(張頌,2004:100)漢譯不暢有時是思維不清。思維不清是對原作思想把握不準。因此,翻譯時要先理清原文的思路。譯之前深入理解原文,作者寫了什么,怎樣寫的,通盤考慮,理出頭緒,盡量做到一氣呵成,文如泉涌,言語乘勢而下,行文自然流暢。受原文形式影響,漢譯思維不清。譯者有時會下意識地隨源語結構而去,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以至譯文不連貫不清晰,使讀者迷惑不解,根本的原因還是理解不清,或拙于譯語表達。例如:(5)The beauty of our country is as hard to define as it is easy to enjoy. 原譯:我們國家的美麗風光是很難描繪的,正如它很易于被人們看到一樣。試譯 1:我國錦繡河山雖難以描繪,卻適于怡情。試譯 2:我國錦繡河山欣賞有多易,描繪就有多難。試譯 3:我國美景便于欣賞,卻難以名狀。試譯 4:我國美景好看不好說。試譯 5:我國美景易看不易說。試譯 6:我國美景可賞不可狀。原文 as 前后小句之間是對比兼轉折關系,是原文的特殊之處,其“對比”之意是 but 等只表轉折的連接詞不可比擬的,基本的翻譯套路是“X 有多……,Y 就有多……”,如試譯 2。而整個原譯比較拗口,略顯啰嗦,也翻譯腔比較重,后一句則晦澀,未譯明原意;試譯彰顯了原文前后內容對比之中的轉折關系,尤其是把山水怡情卻難以名狀譯得明明白白。原文十分簡明,甚至是簡易,漢譯也可譯得簡明,如試譯 1~3 用復句如實傳達原意,試譯 4~6 則用緊縮句,使用“好—不好”、“易— 不易”、“可—不可”的對比結構,同時構成轉折之意,簡明地傳達原文復句的內涵,干凈利落。

              掌握了語勢,就掌握了說話的輕重緩急。漢譯修改求流暢,并不總需要大刪大改,往往在原譯基礎上只要斷開一處,或加標點,或刪減多余的關聯詞語,即可化腐朽為神奇。例如:(6)It had been a fine, golden autumn, a lovely farewell to those who would lose their youth, and some of them their lives, before the leaves turned again in a peacetime fall. 原譯:那是個天氣晴朗,金黃可愛的秋天,對于那些在和平時期的秋天樹葉再度轉黃之前將要失去青春,有的要失去生命的人們是一個動人的送別。試譯:那是個晴朗的金秋,在歡送著青年。待到秋葉再落、和平回歸時,他們將青春不再,有的甚至生命不在。

              原譯中“對……是一個送別”怪腔怪調,歐味很濃,將英語的形合硬搬進漢語,忽視了漢語重意合的特點。試譯將原文一分為二,先說金秋時節歡送青年,再說一年過后的迎歸。一送一迎,前后兩種命運,分頭表達,更符合漢語規范。再如:( 7 ) So if a man’s wit be wandering, let him study the mathematics; for in demonstrations, if his wit be called away never so little, he must begin again. If his wit be not apt to distinguish or find differences, let him study the schoolmen; for they are cymini sectors. If he be not apt to beat over matters, and to call up one thing to prove and illustrate another, let him study the lawyers’ cases. 如智力不集中,可令讀數學,蓋演題須全神貫注,稍有分散即須重演;如不能辨異,可令讀經院哲學,蓋是輩皆吹毛求疵之人;如不善求同,不善以一物闡證另一物,可令讀律師之案卷。本例充分譯出了原文的語勢,用了三個排比句,與原文對得天衣無縫,連提示語都一一對應:(1)if…let…; for…(如……,可……,蓋……);(2)if… let…; for… (如……,可……,蓋……);(3)if… let…; for…(如……,可……)。排比句的運用不只使行文流暢,亦倍增文章的氣勢。三句結構基本相同。三層之中第一層“蓋” 句容量多于其他兩層,第二層“如”句容量多于其他兩層,整個排比整齊之中略顯參差,反映了氣勢的變幻;第三層無“蓋”字引領的句子,反倒使文章擲地有聲。

              3 漢化銜接標記

              譯者的“過度顯異”導致譯文晦澀難懂,對異國情調若是一味采取異化的翻譯策略,會產生文化焦慮,有違讀者的認識期待和譯語文化的陳規,同時過分強調了譯文的流暢通順,影響原文的效果(王文強,2015)。他所針對的雖說是漢外譯,但反過來要保障漢譯的流暢,就要對原文的某些特征予以漢化,如部分關聯詞的隱含、定語標記的省略、長句的慎用等?,F僅以被動行為漢譯時“被”字語境省略為例。英俄語表示被動意義的語言形式在漢譯時可避用“被”字。還有幾種當用“被”字而省用的情況,不省就顯得多用。這種省略主要是連動式中的“被”字省略。所謂連動式,指同一主語連用兩個及以上的動詞或動詞結構的被動句式。這兩個動詞也可呈現為兩個及以上的被動形式,翻譯時不一定“被”字頻頻出現,有時只是前一個動詞用“被”字,后面的省去,如“小孩被扔進河里沖走了”=“小孩被扔進河里,被沖走了”。再如:(8)William Shakespeare was christened at Holy Trinity Church, Stratford-uponAvon, Warwickshire, central England. 原譯:威廉·莎士比亞在英格蘭中部沃里克郡埃文河畔斯特拉福德圣三位一體教堂受洗禮,被命名。(裘克安譯)試譯:威廉·莎士比亞在英格蘭中部沃里克郡埃文河畔斯特拉福德圣三位一體教堂受洗命名。原譯“受洗禮,被命名”不錯,但“受洗禮”是不常說的,常說“受洗”,基督教徒接受洗禮本身是含有被動義的動詞。因“受洗”雙音的影響,后面的“被命名”也可以省去“被”字。

              還有一種并列式中的“被”字省略。并列可能是詞或短語之間的,也可能是分句與分句之間的。如果英俄語句中有兩個及以上的被動形式,翻譯時也可只給前一動詞加上“被”字,后面的省去,如“莊稼被人踏馬踩炮轟,百性被燒殺搶掠。” 又如:(9)A wolf once decided that if he disguised himself he would be able to get plenty to eat without being hunted and shot at wherever he went. 原譯:有一回,狼決意把自己偽裝起來,這樣,他就能搞到許多東西吃,而且不論走到哪兒,都不會被追趕,被射擊。(呂志士譯)試譯:有一回,狼決意偽裝起來,這樣就能搞到許多吃的,不論走到哪兒,都不會被追趕射殺。 “被追趕,被射擊”是并列的兩種行為,可共用一個“被”字,且中間不再停頓,顯得更緊湊。

              4 漢譯突出語意連貫

              話語要統于話題,圍繞中心,按照各句與中心以及各句之間的關系依次展開,可憑關聯詞、方位詞、數詞、代詞等語法手段,或用排比、對偶、層遞等修辭手段來組構。句子之間要有語義和語氣上的聯系,可用承前省略、代詞呼應、關聯詞語、重復詞語等來確保上下文呼應。漢譯時還可增,更多是可減銜接手段,避免思維差異所產生翻譯腔。例如:

              (10)I began to doubt whether he was a servant or not: his dress and speech were rude, entirely devoid of the superiority observable in Mr. and Mrs. Heathcliff; his thick, brown curls were rough and uncultivated, his whiskers encroached bearishly over his cheeks, and his hands were embrowned like those of a common labourer… 原譯 1:我開始揣摩他究竟是不是這一家的仆人。他的服裝、他的談吐,都很粗陋,一點沒有在??藚栂壬奶砩纤芸吹降哪欠N優越的氣派。他那一頭稠密的棕色鬈發像一團亂麻;他的胡子蠻橫地侵占了他的兩腮;他的那一雙手,像普通做工的一雙手一樣,曬得發了黑……(方平譯)原譯 2:我漸漸疑惑起來,他究竟是不是仆人。他穿著粗劣,談吐鄙俗,毫無能從希思克利先生和太太身上看得出來的那種神氣勁兒。他那厚密的棕色鬈發亂七八糟,從未修剪,臉腮上長滿亂蓬蓬的胡子,雙手像普通做苦活的工人一樣變成了棕黑色……(張玲、張揚譯)原文表示所屬關系,使用了五個物主代詞 his,前后呼應,這是英語原文的語篇銜接方式。原譯 1 不僅將 his dress and speech 中的代詞分譯為“他的服裝、他的談吐”,多出一個“的”字,而且將 Mr. and Mrs. Heathcliff 譯作“??藚栂壬奶?rdquo;,又生出一個“他的”,將前后兩個“他的”相混,讀來要辯別一番。最嚴重的是 his whiskers encroached bearishly over his cheeks 中兩個 his 全都譯出:“他的胡子蠻橫地侵占了他的兩腮”,最后一個 his 也舍不得丟。原譯 2 則明顯漢化了,將代詞處理得比較到位,但還有改進之處。試譯: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仆人。他穿著粗劣,談吐鄙俗,毫無希思克利夫婦身上那種優越感。滿頭棕色鬈發厚密雜亂,不曾修剪,兩腮亂蓬蓬的胡子,雙手像干苦力的,曬得發黑……

              英語多用代詞、虛詞,尤其是連詞,容易造成語義虛化、實義不多的結果,如 “當當不止”、被動頻用、代詞常見等。例如:(11)To ensure healthful living, God left us some clues as to which foods we should eat to keep specific parts of our body healthy! 原譯:為了確保健康的生活,上帝留給我們一些線索來告訴我們該吃什么食物以對我們身體的一些部位有益。試譯:上帝勸誡我們該吃啥補啥,以保健康。原文中 us,we 和 our 是因語法關系的需求而設,若個個譯出,則過于坐實,不如保留一個,后面的承前省略,靠漢語的意會,顯得既實在又空靈。原譯“吃什么食物以對我們身體的一些部位有益”起先改為“吃什么對某個器官有益”,突然想到平常有人從中醫角度常掛嘴邊的說法“吃啥補啥”,這種“以形補形”食療法的核心思想是用動物的五臟六腑滋補人體相應的器官,如吃豬肺可“清補肺經”,吃豬肚可 “溫中和胃”。又如:(12)The church was surrounded by yew trees which seemed almost coeval with itself.

              教堂四周有紫杉環抱,幾乎一樣古老。(13)He read until his guests arrived. 原譯:他閱讀直到他的客人到了。試譯:客人到了,他才放下閱讀。前一例避用了被動句,用漢語“有”字句表明事物的存在,漢譯后一句省去了主語,承前省略紫杉和教堂,如行云流水。后一例原譯受 until 的詞典注釋“直到…… 才”的影響而歐化,試譯不拘于形式,按事件發生的先后時間順序或者行為的因果關系布局,符合事理,也便符合漢語語法,更具可讀性。英語 not only…but also…顯示為遞進關系,但漢譯時譯者也可譯作并列關系。這完全取決于譯者的主觀認識、交際語境,甚至是偏好。例如:(14)He not only speaks English well, but also speaks idiomatic German. 原譯:他不但英語講得漂亮,而且德語也說得挺地道。(喻云根用例)試譯 1:他不但英語講得漂亮,而且德語說得挺地道。試譯 2:他英語講得漂亮,德語也挺地道。 he speaks English well 和 he speaks idiomatic German 就邏輯基礎而言,可能地位平等,可能有層級性,可理解為遞進關系,可用成對的關聯詞“不但……而且……”,見試譯 1;也可理解為并列關系,可去成對的關聯詞,只用副詞“也”關聯,顯示關系,見試譯 2。

              5 善用流水句

              流水句是漢語的特點之一,具有簡練、流利、生動等特點。漢譯追求地道,就有必要多用流水句。中西各語種所共同具有且更為漢語所突出的流水句有助于漢譯地道,漢譯可以充分利用流水句,一可自然去雕琢,二可流暢去滯塞。借助流水句完全可為漢譯彰顯原文的節奏,突顯其變化,還原其語勢,使其充滿生氣,使其更符合漢語的表達規范。例如:(15)Before we reached home, Catherine’s displeasure softened into a perplexed sensation of pity and regret, largely blended with vague, uneasy doubts about Linton’s actual circumstances, physical and social… 原譯 1:我們沒到家之前,凱瑟琳的不快已經緩解成為一種憐憫與抱憾的迷惑的感情,大部分還摻合著對林惇身體與處境的真實情況所感到的隱隱約約的、不安的懷疑……(楊苡譯)原譯 2:還沒等我們到家,凱瑟琳的那份不痛快就化解開來,變成一種說不清到底是憐憫還是惋惜的心緒,還夾雜著許許多多隱隱約約的疑慮,不知道林頓的實際情況究竟如何,包括身體上和所處環境這兩個方面。(張玲、張揚譯)

              試譯:我們還沒到家,凱瑟琳的不快心緒就消解了,說不清是憐憫還是惋惜,還隱約摻雜著疑慮,更多的是不安:她對林頓的身體和處境并不清楚。原譯 1 比 2 較多地顧及了原文形式,用“的”字明顯多一些。原譯 2 多用小句,用逗號將長句截短了,歐化味淡了些,但最后一句不像小說語言,而像學術語言。試譯則充分用了流水句,短句連用,文學性更強。漢譯不暢有如血管堵塞,導致閱讀速度放慢,或者冗余信息過多,是因為句內如血管內一樣有脂質垃圾堆積,最好的辦法就是清除雜余的內容。例如:(16)On April 6th, Mr. Clinton hosted a conderence on the impact of new technology on the Aerican economy. 原譯:4 月 6 日,克林頓先生主持召開了一次研討會,討論科技對美國經濟所產生的影響。(汪福祥、伏力譯)試譯:4 月 6 日,克林頓先生主持了研討會,討論科技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有些譯者習慣將 on 引導的介詞結構譯成“關于……”,介詞所引導的短語對研討會內容加以說明,將原句譯成長句,本例譯為“4 月 6 日,克林頓先生主持召開了一次關于科技對美國經濟產生影響的研討會”也不算錯。譯者將 on 譯作“討論”,介詞譯作了動詞,前后兩句銜接自然,介動轉換成功。原譯中“主持”本含有召開之意,研討會肯定只有一次,“對……的影響”當然是產生的,清除三者,漢譯豈不是更明了。

              有時可以將句中點號換為句末點號,如句號、問號和感嘆號,可將長句分為復句或句群,緩解長句的壓力,或者互換句中點號,以更加符合漢語表達。例如:(17)Present at the Emergency Conference convened by the Security Council were the delegations of the governments concerned whose number of members varied with different countries. The Japanese delegation was composed of 15 representatives; the Soviet delegation, 20; the British delegation, 18; the French delegation, 17. 原譯:有關政府的代表團參加了安理會所召集的緊急會議,這些代表團成員的數目因國別而異。日本代表團:15 人;蘇聯代表團:20;英國代表團:18;法國代表團:17。(殷人平用例)原譯雖說未按原文結構譯作“日本代表團由 15 人組成”之類,但句中冒號與分號照搬過來沒有必要。安理會緊急會議肯定是安理會召集的。語篇效應會幫助原譯省去那么多的“代表團”,不必把話說得很滿。試譯:各國代表團參加了安理會緊急會議,人數不一:日本 15 人,蘇聯 20 人,英國 18 人,法國 17 人。

              6 漢譯長短句錯落有致

              眾所周知,英俄語長句可理解為層疊式,結構層層相疊,句子的長短就在于結構層次的增減,紛繁復雜的結構受一個中心制約,這個中心就是謂語動詞。英俄語長句是典型的動詞核心句的擴展,句子核心一旦確立,從句和短語即可充當句子的主要成分和從屬成分?,F代英語平均為 10~20 詞。據統計,漢語句子的最佳長度為 7~12 字,超過則會給理解產生困難(劉宓慶,1990:190)。因此,漢譯時要化長為短,長短相宜,錯落有致,才符合漢語的常態。例如:(18)It (The aggressor) is the one who has doomed one entire people to live on international charity, in the midst of concentration camps where sickness, squalor and desolation are rife. 原譯:它就是害得整整一個民族在疾病蔓延、污穢不堪、滿目凄涼的難民營里靠國際救濟過活的那個國家。(范德一譯)試譯 1:它就是那個害得整個民族在疾病蔓延、污穢不堪、滿目凄涼的難民營里靠國際救濟的國家。試譯 2:它就是那個國家,害得整個民族在疾病蔓延、污穢不堪、滿目凄涼的難民營里靠國際救濟。

              試譯將原文非限制性定語從句處理成三個排比句式,句子雖長,讀起來也還不費力。譯者將“疾病蔓延、污穢不堪、滿目凄涼”三個短語提取了公因式,用一個 “的”管住,起到了簡化的作用。試譯 2 直接交待國家,與原文也近對譯。再承前省略“國家”,譯出 who,where 引導的兩個從句,流暢度比原文要大。又如:(19)Let us talk a little more about the piston-type gasoline engine. These engines have been widely used for many years, and there are millions of them in operation. 原譯:讓我們稍微再談點活塞式汽油發動機的問題。這些發動機多年來得到廣泛應用,現有數百萬臺在使用中。(陳庭珍譯)試譯:再談談活塞汽油發動機,多年來它廣為使用,達數百萬。

              原文是句群,后一句主語 these engines 實為 the piston-type gasoline engine 的復指,原譯為句群,也可如試譯,轉為多重復句,似乎更為簡潔流暢。原譯“稍微再談點”信息有冗余,比原文語形多余。漢譯“談談”屬漢字疊用,可表遞減或略微之意。原文 piston-type 可以譯作“活塞式”,不譯出“式”也行,“活塞汽油發動機” 也是一種術語表達的方式。再如:(21)One by one, the members of Nina’s large and wealthy family were arrested and sent to concentration camps. 原譯:尼娜的富有的大家庭中的成員們一個接一個地被逮捕,送進了集中營。(吳煒彤等譯)試譯:尼娜家又大又富,一個個都逮進了集中營。連用的表被動的動詞關系有先后關系,有方式與目的關系,有性狀與行為關系等。本例中多個被動句的“被”字前面保留,后面舍去,漢譯也簡潔明了。試譯則去掉被動標記,將 arrested and sent 兩個行為連起,比原譯的流水句更簡潔。

              四、結語

              漢外差異或會導致全譯轉化出現滯澀感,消滯去澀的辦法就是加強流暢化,這也是翻譯有別于母語創作最明顯的一項原則。通順重在語言的意義和結構方面,而流暢重在語音方面,能夠做到音節搭配勻稱和諧,語音舒緩自然,語句就流暢了。因此,流暢于漢譯尤顯重要,漢譯更應講究流暢性,力求流暢化,力避譯文詰屈聱牙,不生搬硬套原文形式因素,使漢譯變得流暢。具體而言,漢譯需講究音美,形成語勢,漢化銜接標記,突出語意連貫,善用流水句,長短句錯落有致等。

            又舒服又浪的熟妇,暴力强奷女交警国产电影,哒哒哒在线观看官网免费全集
            <address id="hzzrr"><address id="hzzrr"></address></address>

              <form id="hzzrr"></form>

                <address id="hzzrr"></address>
                <noframes id="hzzrr"><address id="hzzrr"><listing id="hzzrr"></listing></address><strike id="hzzrr"><dl id="hzzrr"></dl></strike>
                <noframes id="hzzrr"><address id="hzzrr"></address>

                  <form id="hzzrr"></form>
                    <address id="hzzrr"></address>
                      <dfn id="hzzrr"></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