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試論翻譯對外語學習的負面影響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2-01-20
              簡要:摘 要:通過英國語言學家、翻譯理論家卡特福德語言學翻譯理論的視角審視了中國的外語教學,認為中國的外語教學,自覺地或下意識地,事實上遵循的是通過翻譯學習外語的模式。分別從語

                摘 要:通過英國語言學家、翻譯理論家卡特福德語言學翻譯理論的視角審視了中國的外語教學,認為中國的外語教學,自覺地或下意識地,事實上遵循的是通過翻譯學習外語的模式。分別從語音、詞匯與語法三個層次上列舉了許多事例,并從理論上作了分析。語言各自自成系統,具有不可通約性,學習語言必須深入語言本身,而不能通過翻譯去學習。

                關鍵詞:語言;系統;翻譯;語音;詞匯;語法

              試論翻譯對外語學習的負面影響

                林克難 天津外國語大學學報 2022-01-20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英語教學界有一句人人皆知的名言 Think in English!(用英語思維)。換言之,要想真正學好一門外語,必須像外國人那樣思維。那么,要是學習外語過程中偏偏不用外語思維,而一定要自覺或不自覺地用中文思維,會出現什么情況呢?簡單來講,就會出現發音不純,用詞不準,語法錯誤百出。我們與外國人交流,經常會聽到外國人對你說 I know what you mean,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對你的褒獎。這句話的潛臺詞是“盡管我能聽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們不這樣說”。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凡是我們外語使用不夠地道的時候,往往不是直接用外語思維,而是用了翻譯的方法去表達我們想表達的意思。這種翻譯體現在語音、語法與詞匯等三個方面。我們以語音為例說明借助翻譯學習外語的情況。比如 thank you,有的人,甚至有的書籍或影視節目,不是按照英語的發音規則,將其準確地說出來,而是借助漢語語音,將其“翻譯”成“三克油”。毋庸諱言,通過翻譯學習外語易記易學,而且這樣發音不少情況下外國人也能 know what you mean,但是這絕不是學習外語的正道。要想真正學好外語,必須克服通過翻譯學習的習慣,深入到外語本身,用外語思維,用外語發音,用外語學習詞匯語法。舍此,均非正法。

                英國語言學家、翻譯理論家卡特福德指出,從語言學的角度出發,意思是無法從一種語言傳達到另一種語言當中去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語言是自成一體的系統。中文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系統,英語也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系統,以此類推,任何一對對譯的語言都是各自獨立的一個系統。在語言各自自成系統這個前提下,翻譯只能是在具體語境下暫時的對等,而系統的對等只能是無限接近,但是永遠不可能達成一致。正如卡特福德所言,如果我們通過翻譯學習一門外語,學到的只能是無限接近那種語言的同時帶有譯出語特點的混雜物,而決不可能是那門外語本身。再拿“三克油”為例,你可以通過翻譯用中文“三克”的發音去模擬英語 thank 的發音,用“油”的發音去模擬英語 you 的發音。然而,不難看出,用這種方法學習外語是學不好外語的。也許一時會覺得痛快,事實上是后患無窮的。

                應該著重指出的是,用翻譯的方法學習外語,有主動地提倡,甚至用宣傳的方式進行推廣。比如,影片《中國合伙人》便以贊揚的語氣描繪了當時那批年輕的英語教育者用翻譯方法教授英語的場景,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有被動地這樣去做的。而這種潛意識用翻譯方法學習外語的情況較之主動提倡推廣應該說更加普遍。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更應該引起英語教育界的關注。大家可能注意到各個地方的人士說外語幾乎無一例外地會帶上某個地方的“集體”口音。這其實就是拿本地語音去“翻譯”外語語音的結果。筆者想舉一個自身的例子,來更加直觀地說明這個問題。筆者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一直將英語的/i/音通過翻譯方法模擬吳語方言中的數字“一”去發出,這樣一直持續了好幾十年。不但在英語教學中以訛傳訛,耽誤了不少莘莘學子,但是可怕的是,用這樣的發音同中國同事、學生交談,也從來沒有發生過問題(當然英語母語對話者是否暗地里說過 I know what you mean 之類的話也不得而知,只不過自己沒有聽見而已)。直到最近讀了語音教程,反思自己的發音,發現這個/i/發音不夠準確,主要區別在于英語的/i/音舌尖是抵著下齒齦的,而吳語中的“一”音舌尖與齒齦是分離的,于是將這個英語元音的發音從此改了過來。由此想到我們還有多少學習外語的學生在下意識地用母語或者方言的發音去翻譯外語中的發音。他們應該如我一樣,是幡然醒悟的時候了。我們必須在理論上明確學習外語是不能通過翻譯的方法去學習的。因為語言自成系統,不能指望兩種語言中有哪怕是一個音是完完全全一樣的。兩種語言中互譯的兩個音可能很像,但是絕對不可能完全一樣。

                學習一門外語,語音僅僅是一個方面,更加重要的是,我們還要學習詞匯與語法。后面這兩個層面上的問題更加隱蔽,危害也更加嚴重。嚴重性在于我們并沒有認識到通過翻譯方法學習語法,特別是詞匯有什么不妥之處。我們在學習外語過程中經常聽到的一句話是這個詞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這句話本身就意味著說話者默認在對譯的兩種語言中詞匯之間是存在著一一對等的關系的。不妨再舉出筆者親歷的兩個例子,先將這個問題揭示出來,后邊再慢慢從理論上加以闡明。第一個例子是 memorandum 的中文對等詞是“備忘錄”,新聞背景是 9·11 事件后有人爆料美國總統布什在恐怖分子發動襲擊前幾個月曾經收到情報部門一份 memorandum,稱恐怖分子試圖近期對美國本土發起攻擊。這份 memorandum 還在白宮高層人士中傳閱過。當時內地的媒體,包括中央媒體,都一律將此譯成“備忘錄”。根據語言自成系統的觀點,在英語語言系統中 memorandum 的含義遠遠不止備忘錄一義,符合這個上下文的意思應該是 a usu. brief communication written for interoffice circulation。 memorandum 的這個含義是符合當時使用這個詞的語境的。記得中央電視臺播出過它的圖像:薄薄的兩頁紙(brief,written),只在總統與白宮內少數幾個高官當中傳閱(for interoffice circulation)。中文里面含義與此最為接近的對等詞是“內部文件”。但是必須指出的是,memorandum 與“內部文件”還是有著區別的,至少內部文件有的可能篇幅很長,不完全符合 brief 的要求。這又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了兩種對譯語言不大可能有兩個詞意思是完全一模一樣的。筆者印象深刻的另外一個詞是 document。當時對于伊拉克是否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國際上議論紛紛,爭論焦點之一是伊拉克是否隱藏了有關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 document。一時間內地媒體無一例外地將此譯成“文件”。給人的印象是,要徹查伊拉克有沒有召開過秘密會議,形成了生產或購買殺傷性武器的決議,并且將這些文件隱藏了起來。將 document 與“文件”等同起來,其實根本上還是沒有真正認識到語言是自成系統的,兩種對譯語言中沒有絕對對等的一組對等詞,也就是說沒有分別屬于兩種語言的對等詞,它們所有的含義會碰巧百分百地完全重合到一起。document 的另外一個含義卻是比較符合此處語境的,即 a writing conveying information(傳遞信息的文字材料)。顯然當年有關國際組織在伊拉克苦苦尋找的遠遠不止秘密會議的決議,還包括如購買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發票、有關此事的秘密通信等,不一而足。有意思的是,發票或者通信在中文語言系統中是不能用“文件”加以概括的。發人深省的是,恐怕沒有一個現成的中文字或詞能夠完整而簡潔地表達英語 document 表達的意思。這就再次證明了通過翻譯是沒法準確理解、表達外語詞匯的準確含義的。通過翻譯學習外語詞匯比起通過翻譯學習外語語音更加容易迷惑人。因為盡管對等詞在全部意思上不對等,但是在局部對等詞的某些意思上還是比較對等的,如用在外交場合的 memorandum, “備忘錄”是完美的譯文。我們不妨作這樣一種對比:通過翻譯學到的詞匯含義與通過翻譯學到的外語語音在本質上是一樣的。我們通過翻譯學到的外語詞匯含義就如同通過翻譯學到的外語語音一樣,也是很“難聽”的,只不過沒有語音那么明顯而已。

                刨根問底,當年如此翻譯的內地大媒體的記者(可以肯定他們一定是學過英語的大學畢業生,也許還是英語專業的研究生)在學習外語的過程中使用的是一種翻譯的方法。他們的老師一定告訴過他們 memorandum 等于“備忘錄”,document 等于“文件”。但肯定沒有提醒過他們語言是各自獨立的系統,任何一個詞與它對應的翻譯對等詞是絕對不可能意思完全一樣的。這兩個例子雖小,但是出現在內地大媒體的新聞報道中,已經清晰地折射出我們外語教學中一個特別值得注意的問題:不能用翻譯的方法來學習外語。通俗一點講,不能對學生講這個外語詞中文意思是什么,而要明確告訴他們這個外語詞在外語系統中是什么意思。如果有可能,進一步分析每一組對等詞的同與不同。由于語言系統差異,對等詞不對等呈現出豐富多彩的表現形式。有的是一詞多義,就是一個外語詞有若干個現成的中文對等詞(但是一般情況下絕對不止一個對等詞,我們也絕對不能只記該詞第一詞項的對等詞);還有的是一個外語詞有若干個現成的對等詞,但是同時又有若干個暫時還找不到對應的漢語對等詞的詞項,還有的是在漢語中根本就沒有現成的對等詞。因此,我們無論是在教授還是在學習外語的過程中一定要首先樹立起語言是系統的概念。學好一門外語,只能深入到這個系統之中,認真研究并掌握每一個詞在這個系統中的全部含義(包括每一個語音與每一種語法現象),而不能通過翻譯去學習。有讀者會發出疑問:我們學習母語中文不就是通過認字或曰“翻譯”的途徑學習的嗎?小兒識字,家長或老師不是指著一個中文字(或者配有圖片)告訴小兒這是老虎,這是獅子嗎?這同我們學習外語不是有殊途同歸之妙嗎?這里其實牽涉到外語學習環境的問題。小兒識字是在母語環境中,一旦日后出錯,自有成人予以糾正。學習外語是在非母語環境中,一旦日后出錯,無人會糾正,很可能將錯就錯,將錯誤固化下來,遺害終身。筆者錯發[i]音數十年,一直無人糾正,豈不是有力的旁證嗎?當然如果你到母語國家去學習外語,沉浸在母語環境中,情況會很不一樣,但是這已經不是本文討論的范疇,留待日后再議。

                卡特福德在韓禮德系統功能語法的基礎上提出了語言是系統的理論,在他的代表作《語言學翻譯理論》中用圖示的方法明晰地指出了對譯的兩種語言在語法與詞匯層次上由于系統的不同而產生的差別。他的例子涉及俄語 ja prisla 及其譯文 I have arrived,好在例子短小,茲照錄如下:

                上面圖表中的斜體字表明俄英兩種語言相同之處有三項,而正體字則表明兩者相異之處有四項。先來觀察一下對等詞匯的不同,prisla 表示到達,同時也指出到達的方式,是步行來的,沒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而對應的英語 arrive 在同樣表示到達的意思之外,則可以表示用了某種交通方式,可以是步行(這點碰巧與 prisla 相同,也是這兩個詞可以在一定語境下成為翻譯對等詞的先決條件),也可以是坐公交、打的、乘飛機、火車、坐船。prisla 與 arrive 的另一個區別是前者明確地告訴讀者這個行為人是女性,而它的對等詞 arrive 的行為人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這個句子除了陰陽性之外,還有兩處語法現象:代詞 I 與 ja,動詞完成式 have arrived 與 prisla。代詞 I 與 prisla 在此語境中功能基本相同,但是從代詞子系統觀察未必一樣。動詞都表示過去,但是也有區別,區別在于英語 have arrived 表示這個動作與現在有關系,否則就可以用一般過去時,而俄語 prisla 表示動作已經完成。中文沒有通過動詞變形表示時態的方式,在與英語或其他外語互譯中會呈現出更加復雜的情況,很多時候中文需動用詞匯手段來表現英語或其他外語的語法現象。

                語言這個大系統下分別有語音(phonology,音系)、字形(graphology,字系)、語法等分系統,在語法分系統之下有時態子系統、單復數系統、代詞子系統、問答子系統等。凡是中國學生感到困難的地方往往是英漢語語言系統不合的地方,如問答子系統。英語回答的肯定或否定用 yes 或者 no,與問句本身無關;而中文則相反,用“是”抑或“不是”,決定于問句。問答子系統的不同造成中國學生在回答類似 Didn’t you go to Beijing yesterday?問句的時候往往出錯,答成 no, I went to Beijing 或者 yes, I didn’t go to Beijing。當然子系統的對應情況很復雜,如數的系統。英語是單復數系統,而阿拉伯語的數子系統則是三位系統,分單數、雙數與復數??梢韵胂笥⒄Z與阿拉伯語互譯過程中譯者會面臨的巨大挑戰。當然這也決不是說漢英翻譯在數上就沒有困惑。記得筆者在翻譯一本畫冊的時候碰到“駿馬奔騰”一詞,因為身邊沒有畫冊,只有文字,不得不請教委托人,問清楚是一匹馬還是兩匹以上的馬,才好決定是用 a horse gallops 還是 horses gallop 去翻譯。同學習語音與詞匯一樣,學習語法也需要深入英語語言系統之中,認真體悟,反復琢磨,才能得其要領。因為中文沒有英語以及許多外國語那樣復雜的語法,無從“翻譯”。因此,在學習語法過程中,學生比較容易通過外語去學習,或者說不得不從外語語法本身去學習外語語法,而不會過多地依賴于翻譯,而且歷史也證明學習外國語法更容易成為那種語法的專家。中國的張道真、荷蘭的耶斯潑森都是頗有說服力的例證。盡管這樣說,中國學生學習語法還是很難的,最典型的例子是冠詞的使用,什么情況下用或不用,什么情況下用定冠詞,什么情況下用不定冠詞,不在外語環境下生活一段時間,只憑記一些條條框框,是很難學好語法的。語法是自成系統的,有些是無法解釋的,比如為什么要說 the Olympics,the internet,為什么 advice,equipment 等不加冠詞,恐怕不是誰都能說出個所以然來的。

                綜上所述,學習外語(絕對)不能通過翻譯去學。每門外語都是一個獨立的系統,包括語音、詞匯與語法。正因為如此,翻譯只能表示在某個語境中這個詞是這個意思,但是掌握了這個意思并不意味著就掌握了這個外語單詞的全部意思。詞匯與語法也是這樣。必須深入到外語系統之中去學習,而不是站在外語系統之外,通過翻譯、通過中文去學習外語。有的讀者可能會說外語啟蒙教育,通過翻譯學習外語總是必要的吧,總不能讓學生一開始就記住 book 的意思是一疊紙摞在一起,印上字或空白的,復以封面、封底吧,告訴學生 book 的意思是書多簡單易行。同樣,與其讓學生學國際音標,還不如先教給他“三克油”,提高入門學生的興趣。這些觀點貌似有理,但是忽視了一個嚴重的后果,那就是先入為主的影響。一旦形成習慣,再改起來是很困難的。我們經常聽到一些學生外語發音不標準,看到一些學生用外語寫作詞不達意,原因之一就是他們經常不自覺地通過翻譯學習語音詞匯。筆者總想要是每個學生從入門開始就知道學習外語,包括語音、語法、詞匯不能通過翻譯去學,而要從外語學習外語,我們的外語教學水平一定會有很大的提高。筆者想用胡明揚老師(2002:3)的一句話來結束本文:“1. 上大學后就只查單語詞典;2. 查了單語詞典后發覺雙語詞典給出的釋義(指翻譯對應詞——筆者注)大部分不準確;3. 查了原文詞典后覺得自己英語學習剛入門。”胡老師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了通過外語學習外語的必要性,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国内午夜熟妇又乱又伦
              <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