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
              學術咨詢服務

              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2-01-06
              簡要:摘 要: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已成為影響教學質量關鍵因素,針對來自 10 余所不同層次高校 276 名商務英語專業教師的問卷調查表明:商務英語教師已初步具備開展信息化教學能力,但距離信息

                摘 要: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已成為影響教學質量關鍵因素,針對來自 10 余所不同層次高校 276 名商務英語專業教師的問卷調查表明:商務英語教師已初步具備開展信息化教學能力,但距離“信息技術與課程教學深度融合”目標仍有差距。 從信息化教學能力四個維度看,商務英語教師已具備良好信息意識與責任、信息基礎素養及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但在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方面存在明顯短板。

                關鍵詞: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

              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研究

                孫小軍; 王瑞輯 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22-01-05

                當前,信息技術正顛覆傳統教學模式與形態,并與英語課程教學不斷融合。 然而信息技術融入課堂教學效果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教師將技術信念、態度、知識及設計融入課程的能力(Howland et al.,2012),即信息化教學能力。 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 年)》指出“高度重視信息技術對教育發展的革命性影響,推進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實現教育思想、理念、方法和手段全方位創新。 ”《大學英語教學指南》要求“英語教師不斷提高使用信息技術的意識、知識和能力,在具體課堂教學設計與實施過程中,融入并合理使用信息技術元素,改革教學方式,提升教學質量,促進教學改革。 ”本文將從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內涵與結構出發,構建分析框架,編制測度量表,調查研究高校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現狀水平。

                一、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的內涵與結構

                信息技術與課程教學深度融合背景下,為提升信息化教學效果,促進教師、學生專業發展,世界各國陸續出臺信息化教學能力標準、框架體系,學術界也圍繞信息化教學能力內涵、指標體系及評價機制等進行了研究。 截至目前,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內涵及指標體系尚無統一標準,現有指標體系從不同角度關注信息化實踐教學能力,即面向信息化系統資源的設計、開發、利用、管理及評價方面能力,鮮有研究關注信息化教學研究能力。 然而信息化教學研究能力不僅是檢驗信息化教學實踐能力和效果,形成教學實踐與教學研究良性互動保障,也有助于為信息化教學更快適應動態變化的環境提供反饋,是信息化教學能力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在借鑒國內外信息化教學標準基礎上,結合英語學科屬性, 本文認為信息化教學能力是教師在相關教學理論指導下,在教學過程中依托信息技術,重組教學環境,提供有效教學策略,完成各項教學任務的能力,分為四個維度:即信息意識與責任、信息基礎素養、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和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其中,信息意識與責任是教師對信息化教學標準、導向、趨勢等敏感程度,以及在教學實踐中依據法律、法規對自身信息行為規范與管理,是信息化教學能力的基礎;信息基礎素養是教師掌握信息化教學工具、手段等知識技能,是信息化教學能力的保障;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是教師將信息技術應用于準備、設計、實施、評價、反思等教學環節能力,是信息化教學能力的核心;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是教師依托信息平臺,收集、管理文獻資源,開展教學研究與創新,引領教學變革能力,是信息化教學能力的拓展。

                二、調查研究設計(一)問卷設計

                依據上文對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內涵與結構界定, 結合一線商務英語教師的訪談情況, 筆者編制了一份初始調查問卷。 為保證調查量表完整性、準確性和清晰性,課題組組織專家、教師、教務人員對量表進行研討及修訂。定稿版《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問卷》分為兩部分: 第一部分為教師基本信息,包括性別、教齡、學歷、職稱等;第二部分為信息化教學能力量表題項,包括信息意識與責任、信息基礎素養、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及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四個維度。量表采用 Likert 五級計分,分值越大,表明信息化教學能力越高。 Cronbach 信度檢驗結果顯示:各維度信度在 0.702-0.895 之間,問卷整體信度為 0.754,說明問卷具有較好內部一致性和可信度。

                (二)研究過程

                課題小組于 2019 年 8—12 月開展問卷調查, 分別向武漢、南京等地 10 余所本科院校商務英語教師發放調查表 300 份,收回有效問卷 276 份,采用 SPSS19.0 進行數據分析。

                (三)樣本統計

                調查樣本中,男性教師 122 人,女性教師 154 人,分別占 44.2%和 55.8%,在性別層面基本平衡。 此外,調查樣本在教齡、學歷、職稱等方面也做到基本覆蓋,較為客觀地反映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

                三、調查研究結果及討論(一)信息化教學能力分析

                借助統計學軟件 SPSS19.0, 將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總體水平及四個維度數值進行∑求和、均值、標準差計算。

                從信息化教學能力總體水平看,276 名商務英語教師的統計均值為 3.75,均值范圍在 3.33~4.18 之間,處于中等偏上水平,說明商務英語教師已初步具備開展信息化教學能力。從信息化教學能力四個維度看, 信息意識與責任維度處于最高水平,其后依次為信息基礎素養和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處于最低水平。在信息意識與責任層面, 商務英語教師認可信息技術服務于英語教學,積極參加各類信息化教學培訓,主動嘗試、推廣信息化教學。 除此以外,商務英語教師還能夠自覺維護、遵守信息法律、法規,注重產權保護,合法使用文本、圖片、音頻等資源,并自覺抵制不良信息干擾。

                在信息基礎素養層面,商務英語教師熟練掌握信息軟件,依托信息化教學平臺,檢索獲取、審核、管理、分享課程資源,信息技術應用于英語課堂教學已成為常態, 商務英語教師掌握了開展信息化教學基礎知識與技能,但在教學資源加工、開發等方面較為薄弱。在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層面, 商務英語教師在教學準備、設計、實施等環節,能夠依托信息平臺備課,設計在線教學活動,開展在線測試,提供在線輔導答疑,根據實際情況整合教學資源,推進信息化教學。 但在依托平臺開展教學評價、進行教學反思、探索信息化教學新策略、方法等方面存在不足。在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層面, 商務英語教師基于平臺收集處理數據,借助信息技術管理資料,以及利用信息技術深入專業研究等方面能力不足。商務英語教師整合信息技術、學科、教學方法能力也處于較低水平,制約信息化教學能力向深度拓展。

                (二)信息化教學能力在性別、教齡、學歷、職稱等層面差異 1. 性別差異

                獨立樣本 t 檢驗結果顯示, 不同性別教師的信息化教學能力存在顯著差異(t=2.356,df=274,p=0.019<0.05),男性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顯著高于女性教師(MD=0.05)。 研究結論與梁云真等職業院校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研究、Jang & Chang 臺灣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研究結果基本一致, 進一步印證了男性教師在信息化教學能力方面的優勢。

                2. 教齡差異

                以教齡為因子, 對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進行 ANOVA 分析, 發現不同教齡組的信息化教學能力有顯著差異(F(2,273)=13.56,p<0.05):1-5 年教齡組的信息化教學能力顯著高于 11-15 年教齡組及 15 年以上教齡組, 分別為 MD=0.11 和 MD=0.16;6-10 年教齡組的信息化教學能也顯著高于 11-15 年教齡組和 15 年以上教齡組, 分別為 MD=0.10 和 MD=0.15;1-5 年教齡組信息化教學能力和 6-10 年教齡組未見顯著性差異,11-15 年教齡組信息化教學能力和 15 年以上教齡組未見顯著性差異。

                3. 學歷差異

                以學歷為因子, 對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進行 ANOVA 分析, 發現不同學歷水平組信息化教學能力有顯著差異(F(2,273)=9.39,p<0.05):碩士研究生學歷組和博士研究生學歷組的信息化教學能力顯著高于本科學歷組, 分別為 MD=0.12 和 MD=0.16。 但碩士研究生學歷組和博士研究生學歷組之間無顯著性差異。需要我們引起注意的是,在當前商務英語教師隊伍整體學歷提升的背景下, 本科學歷組多為年齡偏大的教師, 因此該結果也從另一側面印證了不同教齡組的信息化教學能力差異。

                4. 職稱差異

                以職稱為因子, 對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進行 ANOVA 分析,發現不同職稱組信息化教學能力無顯著性差異(F(3,272)=2.407,p>0.05)。 這一研究結果與韓錫斌、葛文雙關于中國高校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研究結論基本一致。

                本文通過對商務英語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調查研究發現:隨著信息技術不斷進步,高校英語教學方式正逐漸發生改變, 在轉型過程中, 商務英語教師表現出較強信息意識和責任,具備良好信息基礎素養,并初步掌握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但在在信息技術融入教學能力、信息技術融入教學研究等方面仍存在一定短板,特別是信息化教學研究水平普遍偏低,依然停留在傳統的經驗總結、教學反思等形式,缺乏依托信息平臺,收集、分析、處理數據的意識和能力。 因此,高校商務英語教師初步具備開展信息化教學的能力,但距離“信息技術與課程教學深度融合”發展目標仍有一定差距。

                四、結語

                全面提升信息化教學能力不僅要發揮教師積極性, 也需從宏觀層面創設良好環境和配套政策扶持。一方面,高??梢試L試開設信息技術與大學英語學科深度融合課程, 幫助教師獲得整合信息技術進行學科教學、研究的知識與體驗,提升教師整合信息技術進行英語專業教學能力。另一方面,在搭建信息技術與英語學科融合課程體系同時, 還應充分考慮不同教師群體差異,開發個性化培育體系,鼓勵、激發不同教師群體參加信息化教學的積極性與主動性, 全面提升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

              下一篇:沒有了
              国内午夜熟妇又乱又伦
              <strike id="1njnt"></strike>

                <form id="1njnt"><form id="1njnt"><nobr id="1njnt"></nobr></form></form>

                    <form id="1njnt"></form>

                        <address id="1njnt"><nobr id="1njnt"><menuitem id="1njn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1njnt"></form>